<dl id="bxbh7"></dl>

<em id="bxbh7"></em>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div id="bxbh7"></div>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dl id="bxbh7"></dl>
    <div id="bxbh7"><tr id="bxbh7"></tr></div><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progress id="bxbh7"><span id="bxbh7"></span></progress>
    <div id="bxbh7"></div>
    <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dl id="bxbh7"><ins id="bxbh7"><thead id="bxbh7"></thead></ins></dl>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em id="bxbh7"></em>
          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旅游 游在宝应 查看内容

          游荷园记

          2018-8-7 10:32| 热度:34845 ℃ |作者:杨贵时|来源:宝应文化月刊|我要投稿

          2017年7月初的一天,天气闷热,人浑身汗涔涔的。我们从教育战线退休的几位老同志,却兴致勃勃地浏览了射阳湖荷园。荷园坐落在射阳水泗,属古射阳湖范围。据有关记载,古射阳湖水域宽阔。至清康熙年间,尚“萦迴可三百里?#20445;?#24191;洋湖、大纵 ...
            游荷园
            文/杨贵时
            2017年7月初的一天,天气闷热,人浑身汗涔涔的。我们从教育战线退休的几位老同志,却兴致勃勃地浏览了射阳湖荷园。
            荷园坐落在射阳水泗,属古射阳湖范围。据有关记载,古射阳湖水域宽阔。至清康熙年间,尚“萦迴可三百里?#20445;?#24191;洋湖、大纵湖、郭真湖、鸟金荡等均在其怀抱之中。烟波浩渺,气象万千。
            荷园,遍植莲荷,且品种多样,可观可赏,可品可尝,可歌可咏,可书可画,名不虚传。因此,“荷韵桥”“咏荷馆”“观荷台”等建筑便惊现于园中。此外,还听说有“梦里荷塘”“芦荡迷宫”“水上世界”“荷花大观园”“忘忧廊”“一品亭”等景点亦应运而生。这些芳名虽然似曾相识,但是她能使人获得?#26639;校?#32654;的享受。一旦置身于荷园,则往往会被清逸淡远的荷的气息所浸染,岂不乐哉悠哉!
            荷园,从一个草莽身份变成了一处风景秀丽的园林,成为人们所向往的一处休憩之所。但她?#24266;?#20445;留着她的一些原始风貌和品格。于是,细心的游人不难从她的娟秀中看到苍茫,从她的靓丽中看到粗犷和撒?#21834;?#27604;起其他一些园林来,这也许就是荷园的个性和特征吧。
            我们乘游船沿老河漕西行,近观远眺。荷风习习,清凉宜人。一?#21705;?#22312;盛开的荷花,姹紫嫣红,在青青的芦苇构成的一道绿色屏障下,好像是天使的绿色连衣裙上的花边绣,太美哪,令人“啧啧?#26412;?#21497;。
            继?#22330;?#21516;和等摄影爱好者,或站立在游艇的甲板上,或紧贴游艇的窗口边,不停地按动照相机的快门,拍摄难得一见的美?#21834;?/div>
            随着游艇前行,在一处水岸边,我们不仅看到了大片的芦苇,还看到了由于水位降?#25237;?#35064;露的芦根。这些芦根是经过多年生长的芦根,其根须已经密结成蕻(俗称柴蕻)。柴蕻黑魆魆的,和乌泥没有什么两样,是一种很不起眼的物体。然而人们却赞誉它是湿地的肺,是宝贝。是的,它汲水?#36864;?#26082;保障了芦苇的生长,又保障了地方气候的湿润,是天然的气候调节器。
            长白山、兴安岭等地有原始森林,而在射阳湖有大片大片的原始湿地,芦苇滩地。这也许在“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年代里就开始孕育、扎根、萌芽、生长,成为这方土地上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
            说到柴蕻,这里还有一个传奇的故事呢。
            据地方史记载,在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25105;?#21518;,为了克服东荡地区的交通和行军不便,阻止日伪汽艇的袭扰,1943年冬天,宝应三万多农民群众,在党的坚强组织和领导下,不畏风霜严寒,于渺无人烟的湖荡中打坝筑堤?#35805;?#26377;明坝和暗坝;硬坝和软坝;泥坝和桩坝。其中软坝的主要材料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柴蕻。
            曹甸、安丰、水泗等地筑堤打?#30001;?#21183;浩大。及至新春,业已先后筑起了从蒋庄到?#36164;蟆?#38518;林到范家湾、天平到安丰、廖徐到盐城大潭湾?#21364;?#22564;。大堤顶宽一丈,出水五尺,穿越广洋湖、射阳湖、绿草荡等湖荡,全长30多华里,成为一条毁不掉、炸不烂的水上“公路”。在筑堤打坝中,涌现出李?#32043;欏?#29579;根裕?#21364;?#22365;英雄和模范。
            1944年3月?#30331;?#22823;捷。新四军共歼灭酋三泽大佐以下官兵465人,生俘?#31449;?#23665;本一三中尉以下24人等,?#28052;?#22362;打援均获胜利。当年,新四军的部?#31181;?#21147;部队从南到?#20445;?#28009;浩荡荡,就是从这条水上“公路?#36125;?#28246;过荡,奔袭?#30331;?#30340;。这在苏中抗日战争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图/本刊记者 何高中

            是行程太短,还是游艇跑得太快?我们觉得一会儿工夫,游艇就到站点,“嘟噜”停了。舵工则轻快地喊出一声“到码头了!”
            所谓码头,就是长堤的尽头,沿边有个?#28895;?#22687;。我们从这儿往西南瞧去,但见绿得发青的荷叶铺天盖地,而粉白色的藕荷花正在孕育打朵,尚未开花,更未结莲。因为我们来得还不是时候。荷园深处有几只鸥鹭惊飞起来,在空中转了个圈儿,又轻轻地落到了原地。
            这不禁让我们联想起宋代词人李清照的?#24230;?#26790;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我说:“诸位,这时候要是有一壶老酒,几碟小菜助兴,就更好了!?#34987;?#26665;女士笑道:“啊唷,我怎么没有想到呢??#33579;?#19979;次来,我一定事先准备?#33579;?#35753;各位玩得更加开心。”啊哈,几位酒文化爱好者听了,欢声笑语好快乐。
            此时,我们所处的地方,仅仅是荷园一隅,而偌大的荷园还远在那一边,那一方,可望而不可?#21834;?#22312;舵工的建议下,我和几位年事偏高的留在游艇上返航,其他几位腰板硬朗的则弃艇登岸,安?#38477;?#36710;,观光游览。
            在返航途中,我们看到在好长好长的长堤上,一字儿排开的数十株大柳树?#22336;?#24324;姿,在水一方。而簇立在一旁的美人芭蕉正在开花,金黄金黄的,在一片绿色的映衬下,更加鲜艳夺目。?#33539;?#19978;空有两只喜鹊“喳喳”叫了几声就飞走了。好一派柳暗花明,无限风光。
            厉观先生把手一指,?#19990;?#31505;道:“诸位请看,这烟柳长堤多么像杭州西湖中的‘苏堤春晓’啊!再看,前面那座石拱桥,又多么像西湖上的断桥啊!白娘子和许仙也许正在桥上缠缠绵?#21815;?#35848;情说爱呢!”“哈哈哈……”“呵呵呵……”这让我们又一次把笑声抖落到荷园里……
            出门旅游别忘了天气。在乌云冉冉升腾中,从东南方向传来了“隆隆”的闷雷声,顷刻间,“呼——”刮起一阵大风,下了几点急雨。雨点很大,落到游艇的顶篷上“咚咚”作响,好像有人在轻敲羊皮?#27169;?#33853;到水面上溅起朵朵水花,好像有游鱼在嬉水扑?#22330;?#21608;围的一切都变得灰雾濛濛的,荷园改换成了另一?#24535;?#35266;。然而当游艇到达起点站头时,风停了,雨住了,天地间又忽地开朗起来。
            射阳湖地区水多鱼虾多。在烟柳长堤有渔网晾晒,有地笼缳沉入深水?#38431;恪?#21487;见荷园有鱼有虾,不仅有小的,还有较大的大的。但我们在游览中并未见到一条游鱼,哪怕是一条很小很小的鱼。
            鱼到哪儿去了?噢,原来啊,游艇行驶起来,马达“突突”地响,还不把鱼?#27966;?#21523;跑啦?这让我们不难想象,游鱼潜伏到深水里,或隐藏到荷叶下,或窜进水藻中,谁还能见到它们呢?
            因此我想,荷园不妨另辟一处水域,蓄养嘉鱼,供游人观赏,或垂钓、或撒网,使其乘兴而来,兴尽而去,不负到此一游。
            这次游览荷园,对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可谓故地重游。
            国泰先生曾在水泗工作过十九载。他的一子二女都是在水泗长大的。他告诉我们,一个多月前,他率领全家大小到荷园游览过。这?#38382;?#20182;第二次来荷园了。情见乎辞。从他的?#24863;?#20013;,我们觉察到他对水泗荷园的一草一木倍感亲?#23567;?/div>
            雨亭先生年轻时,曾在安丰中心校工作过。他说安丰、水泗是乡邻,亲如一家。当年,他曾不止一次地从安丰乘船到水泗,与同仁交流工作体会,后来为师资分配、人事调动亦来过。说完,颔首微笑。
            还有天池、厉观、启惠、继?#22330;?#21516;和、家亮和华栩等同志,多年以前,亦曾到过射阳水泗调研和指导过教育工作。于是,我们这班人?#36864;?#27863;荷园有一种难解之缘。
            我们的网络群主继顺先生在这次游览中,不仅拍摄了很多?#20302;罰?#32780;?#19968;?#20056;兴写了一首诗:?#26029;?#26085;荷田田》。诗曰:
            夏日荷田田,碧波濯青莲。绿叶护芙蓉,芙蓉接云天。霞彩影漾金,绰约风姿怜。
            高洁似?#23376;瘢?#32418;火胜杜鹃。浓淡总相宜,百看不生厌。?#38754;迷?#27700;间,堪称水中仙。
            信步花路径,小桥绿如练。荷风习习吹,清逸致淡远。蓝天鸣翠鸟,芬芳漫荷园。
            忽如细雨?#20445;?#27901;国成柳烟。荷韵千秋长,正气卓浩然。赏荷更喜荷,?#39034;?#20173;不染。
            原载于《宝应文化月刊》2018年5月号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22868;啊?#26412;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25945;?#30340;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38431;?#24744;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22987;[email protected]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