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bxbh7"></dl>

<em id="bxbh7"></em>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div id="bxbh7"></div>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dl id="bxbh7"></dl>
    <div id="bxbh7"><tr id="bxbh7"></tr></div><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progress id="bxbh7"><span id="bxbh7"></span></progress>
    <div id="bxbh7"></div>
    <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dl id="bxbh7"><ins id="bxbh7"><thead id="bxbh7"></thead></ins></dl>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em id="bxbh7"></em>
          搜索
          寶應生活網 首頁 寶應旅游 游在寶應 查看內容

          游荷園記

          2018-8-7 10:32| 熱度:32501 ℃ |作者:楊貴時|來源:寶應文化月刊|我要投稿

          2017年7月初的一天,天氣悶熱,人渾身汗涔涔的。我們從教育戰線退休的幾位老同志,卻興致勃勃地瀏覽了射陽湖荷園。荷園坐落在射陽水泗,屬古射陽湖范圍。據有關記載,古射陽湖水域寬闊。至清康熙年間,尚“縈迴可三百里”,廣洋湖、大縱 ...
            游荷園
            文/楊貴時
            2017年7月初的一天,天氣悶熱,人渾身汗涔涔的。我們從教育戰線退休的幾位老同志,卻興致勃勃地瀏覽了射陽湖荷園。
            荷園坐落在射陽水泗,屬古射陽湖范圍。據有關記載,古射陽湖水域寬闊。至清康熙年間,尚“縈迴可三百里”,廣洋湖、大縱湖、郭真湖、鳥金蕩等均在其懷抱之中。煙波浩渺,氣象萬千。
            荷園,遍植蓮荷,且品種多樣,可觀可賞,可品可嘗,可歌可詠,可書可畫,名不虛傳。因此,“荷韻橋”“詠荷館”“觀荷臺”等建筑便驚現于園中。此外,還聽說有“夢里荷塘”“蘆蕩迷宮”“水上世界”“荷花大觀園”“忘憂廊”“一品亭”等景點亦應運而生。這些芳名雖然似曾相識,但是她能使人獲得美感,美的享受。一旦置身于荷園,則往往會被清逸淡遠的荷的氣息所浸染,豈不樂哉悠哉!
            荷園,從一個草莽身份變成了一處風景秀麗的園林,成為人們所向往的一處休憩之所。但她依然保留著她的一些原始風貌和品格。于是,細心的游人不難從她的娟秀中看到蒼茫,從她的靚麗中看到粗獷和撒野。比起其他一些園林來,這也許就是荷園的個性和特征吧。
            我們乘游船沿老河漕西行,近觀遠眺。荷風習習,清涼宜人。一旁正在盛開的荷花,姹紫嫣紅,在青青的蘆葦構成的一道綠色屏障下,好像是天使的綠色連衣裙上的花邊繡,太美哪,令人“嘖嘖”驚嘆。
            繼順、同和等攝影愛好者,或站立在游艇的甲板上,或緊貼游艇的窗口邊,不停地按動照相機的快門,拍攝難得一見的美景。
            隨著游艇前行,在一處水岸邊,我們不僅看到了大片的蘆葦,還看到了由于水位降低而裸露的蘆根。這些蘆根是經過多年生長的蘆根,其根須已經密結成蕻(俗稱柴蕻)。柴蕻黑魆魆的,和烏泥沒有什么兩樣,是一種很不起眼的物體。然而人們卻贊譽它是濕地的肺,是寶貝。是的,它汲水釋水,既保障了蘆葦的生長,又保障了地方氣候的濕潤,是天然的氣候調節器。
            長白山、興安嶺等地有原始森林,而在射陽湖有大片大片的原始濕地,蘆葦灘地。這也許在“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的年代里就開始孕育、扎根、萌芽、生長,成為這方土地上不可或缺的一個組成部分。
            說到柴蕻,這里還有一個傳奇的故事呢。
            據地方史記載,在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以后,為了克服東蕩地區的交通和行軍不便,阻止日偽汽艇的襲擾,1943年冬天,寶應三萬多農民群眾,在黨的堅強組織和領導下,不畏風霜嚴寒,于渺無人煙的湖蕩中打壩筑堤;壩有明壩和暗壩;硬壩和軟壩;泥壩和樁壩。其中軟壩的主要材料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柴蕻。
            曹甸、安豐、水泗等地筑堤打壩聲勢浩大。及至新春,業已先后筑起了從蔣莊到白鼠、陶林到范家灣、天平到安豐、廖徐到鹽城大潭灣等大堤。大堤頂寬一丈,出水五尺,穿越廣洋湖、射陽湖、綠草蕩等湖蕩,全長30多華里,成為一條毀不掉、炸不爛的水上“公路”。在筑堤打壩中,涌現出李兆祥、王根裕等打壩英雄和模范。
            1944年3月車橋大捷。新四軍共殲滅酋三澤大佐以下官兵465人,生俘日軍山本一三中尉以下24人等,其攻堅打援均獲勝利。當年,新四軍的部分主力部隊從南到北,浩浩蕩蕩,就是從這條水上“公路”穿湖過蕩,奔襲車橋的。這在蘇中抗日戰爭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


          圖/本刊記者 何高中

            是行程太短,還是游艇跑得太快?我們覺得一會兒工夫,游艇就到站點,“嘟嚕”停了。舵工則輕快地喊出一聲“到碼頭了!”
            所謂碼頭,就是長堤的盡頭,沿邊有個把踏墟。我們從這兒往西南瞧去,但見綠得發青的荷葉鋪天蓋地,而粉白色的藕荷花正在孕育打朵,尚未開花,更未結蓮。因為我們來得還不是時候。荷園深處有幾只鷗鷺驚飛起來,在空中轉了個圈兒,又輕輕地落到了原地。
            這不禁讓我們聯想起宋代詞人李清照的《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我說:“諸位,這時候要是有一壺老酒,幾碟小菜助興,就更好了!”華栩女士笑道:“啊唷,我怎么沒有想到呢?好,下次來,我一定事先準備好,讓各位玩得更加開心。”啊哈,幾位酒文化愛好者聽了,歡聲笑語好快樂。
            此時,我們所處的地方,僅僅是荷園一隅,而偌大的荷園還遠在那一邊,那一方,可望而不可及。在舵工的建議下,我和幾位年事偏高的留在游艇上返航,其他幾位腰板硬朗的則棄艇登岸,安步當車,觀光游覽。
            在返航途中,我們看到在好長好長的長堤上,一字兒排開的數十株大柳樹持風弄姿,在水一方。而簇立在一旁的美人芭蕉正在開花,金黃金黃的,在一片綠色的映襯下,更加鮮艷奪目。頭頂上空有兩只喜鵲“喳喳”叫了幾聲就飛走了。好一派柳暗花明,無限風光。
            厲觀先生把手一指,朗朗笑道:“諸位請看,這煙柳長堤多么像杭州西湖中的‘蘇堤春曉’啊!再看,前面那座石拱橋,又多么像西湖上的斷橋啊!白娘子和許仙也許正在橋上纏纏綿綿、談情說愛呢!”“哈哈哈……”“呵呵呵……”這讓我們又一次把笑聲抖落到荷園里……
            出門旅游別忘了天氣。在烏云冉冉升騰中,從東南方向傳來了“隆隆”的悶雷聲,頃刻間,“呼——”刮起一陣大風,下了幾點急雨。雨點很大,落到游艇的頂篷上“咚咚”作響,好像有人在輕敲羊皮鼓;落到水面上濺起朵朵水花,好像有游魚在嬉水撲食。周圍的一切都變得灰霧濛濛的,荷園改換成了另一種景觀。然而當游艇到達起點站頭時,風停了,雨住了,天地間又忽地開朗起來。
            射陽湖地區水多魚蝦多。在煙柳長堤有漁網晾曬,有地籠繯沉入深水捕魚。可見荷園有魚有蝦,不僅有小的,還有較大的大的。但我們在游覽中并未見到一條游魚,哪怕是一條很小很小的魚。
            魚到哪兒去了?噢,原來啊,游艇行駛起來,馬達“突突”地響,還不把魚嚇傷嚇跑啦?這讓我們不難想象,游魚潛伏到深水里,或隱藏到荷葉下,或竄進水藻中,誰還能見到它們呢?
            因此我想,荷園不妨另辟一處水域,蓄養嘉魚,供游人觀賞,或垂釣、或撒網,使其乘興而來,興盡而去,不負到此一游。
            這次游覽荷園,對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來說,可謂故地重游。
            國泰先生曾在水泗工作過十九載。他的一子二女都是在水泗長大的。他告訴我們,一個多月前,他率領全家大小到荷園游覽過。這次是他第二次來荷園了。情見乎辭。從他的談笑中,我們覺察到他對水泗荷園的一草一木倍感親切。
            雨亭先生年輕時,曾在安豐中心校工作過。他說安豐、水泗是鄉鄰,親如一家。當年,他曾不止一次地從安豐乘船到水泗,與同仁交流工作體會,后來為師資分配、人事調動亦來過。說完,頷首微笑。
            還有天池、厲觀、啟惠、繼順、同和、家亮和華栩等同志,多年以前,亦曾到過射陽水泗調研和指導過教育工作。于是,我們這班人和水泗荷園有一種難解之緣。
            我們的網絡群主繼順先生在這次游覽中,不僅拍攝了很多鏡頭,而且還乘興寫了一首詩:《夏日荷田田》。詩曰:
            夏日荷田田,碧波濯青蓮。綠葉護芙蓉,芙蓉接云天。霞彩影漾金,綽約風姿憐。
            高潔似白玉,紅火勝杜鵑。濃淡總相宜,百看不生厭。婷婷云水間,堪稱水中仙。
            信步花路徑,小橋綠如練。荷風習習吹,清逸致淡遠。藍天鳴翠鳥,芬芳漫荷園。
            忽如細雨斜,澤國成柳煙。荷韻千秋長,正氣卓浩然。賞荷更喜荷,纖塵仍不染。
            原載于《寶應文化月刊》2018年5月號
                 本文發布于寶應生活網,本文鏈接:
              1、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寶應生活網”“網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圖片,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非商業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作者、出處鏈接”,謝謝合作。
              2、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或有侵權之處,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
              3、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郵件[email protected]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寶應生活網”、微博@寶應生活網,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意見反饋,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本文編輯/信息員 
               我要分享:
          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成長歷程
          聯系我們
          網友中心
          投稿專區
          贊助我們
          免責聲明
          服務支持
          資源下載
          寶應搜索
          極速云搜索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空間
          官方微信
          返回頂部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