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bxbh7"></dl>

<em id="bxbh7"></em>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div id="bxbh7"></div>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dl id="bxbh7"></dl>
    <div id="bxbh7"><tr id="bxbh7"></tr></div><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progress id="bxbh7"><span id="bxbh7"></span></progress>
    <div id="bxbh7"></div>
    <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dl id="bxbh7"><ins id="bxbh7"><thead id="bxbh7"></thead></ins></dl>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em id="bxbh7"></em>
          搜索
          寶應生活網 首頁 文學藝術 寶應文學 查看內容

          因疾相識,醫患成友!講述一個醫患故事

          2018-8-9 15:39| 熱度:37947 ℃ |作者:周以耕|來源:網友投稿|我要投稿

          我在自傳體回憶錄《已耕歲月》中講述了一次難忘的就醫經歷,記錄了一個因疾相識,醫患成友的真實故事。1994年,對于寶應新世界家電公司來說,那是一個火紅的年代,家電業務如日中天,如火如荼。掌門人的我,在料峭輕寒中受了風寒,感冒襲 ...
          因疾相識 醫患成友
          ——講述一個醫患故事
          周以耕
            我在自傳體回憶錄《已耕歲月》中講述了一次難忘的就醫經歷,記錄了一個因疾相識,醫患成友的真實故事。
            1994年,對于寶應新世界家電公司來說,那是一個火紅的年代,家電業務如日中天,如火如荼。掌門人的我,在料峭輕寒中受了風寒,感冒襲身,咽喉紅腫發炎。高速運轉的繁雜事務忙得我團團轉,容不得怠慢休息,吞下幾顆藥片草草應付。數日后,喉嚨疼痛嘶啞,漸漸發不出聲來。電話聯系,業務洽談,事務接待哪一件都離不開喉嚨發聲,這可妨礙了大事,把我急壞了。朋友推薦我去南京前線歌舞團醫療室治療,說他的喉嚨發不出聲,在那里治好的。

            我丟下工作,耐著性子在前線歌舞團醫療室扎針治療20天,未達預期效果。后轉上海長海醫院采用激光手術,清除聲帶小結,結合藥物治療,講話發音有所好轉。但喉嚨里仍存在異物,吞咽活動感覺明顯,咽喉部不適非常難受。讓我意想不到的是清除咽喉部異物成了一個漫長而曲折的過程,使我傷透了腦筋。
            南京軍區總醫院五官科查不出異物,喉鏡拍片沒發現問題。去江蘇省人民醫院掛專家門診,托關系請喉科主任親自接診,檢查結果仍是沒見異物。大醫院,名專家都檢查不出所以然,找不到病因,難以對癥下藥。折騰一大圈子帶著遺憾返回公司上班。
            后來,我邊工作邊去縣人民醫院耳鼻喉科看門診,科主任技術權威、老齡醫生經驗豐富、女性醫生細心專注,輪換著就診,祈禱神醫出現,幫我查出病因,解除病痛。檢查結果一切照舊,“沒有毛病,是思想負擔,是神經過敏。”答復如出一轍。
            異物仍在我的咽喉部位興風作浪,難受的吞咽感覺還在持續折騰。查不出病因容易讓人胡思亂想,咽喉要道的謎團讓人陷入絕境。精神狀態影響工作生活,影響家人的情緒。全家人為此一籌莫展,憂心忡忡。

            一天上午10點多鐘,忍無可忍的我,再次來到縣人醫耳鼻喉科碰碰運氣,一位帥氣的年輕醫生接診(傳統觀念認為,年輕人經驗不足,沒讓他看過病)。我如實地反映病情,敘述艱難不順的求醫過程,用乞求的目光和口吻,請他認真仔細地幫我檢查一下,病因究竟在哪里?能否治癒?在門診室,年輕醫生在燈光下對我進行了一番檢查。見我面帶苦惱的神情,耐心地對我說:“這次,我用間接喉鏡為你做了初步檢查,未見異物,有些部位一時查不徹底,不斷定沒有異物存在。現在病人多,等下班以后用直達喉鏡再旮壁旮旯地幫你檢查一下。”并告訴我:“用直達喉鏡檢查會有點痛苦,要有思想準備噢。”這次未聽到“沒有毛病,是思想負擔,是神經過敏”的打發話語。“不斷定沒有異物存在”這本身就是對患者的一種安慰,給我送來了一絲溫暖。還說下班后利用業余時間幫我認真檢查,感謝上帝讓我遇到好人了,我激動不已,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下班后,年輕醫生把我引進六樓手術室,躺在手術床上,只見他一陣忙碌。他讓我張大嘴巴,給噴了麻藥,通過手術鏡檢查喉嚨部位。一遍、兩遍,旮壁旮旯翻過來,倒過去,終于發現了異物!兩個黃豆大的血泡臥陷在咽喉凹槽部位里。年輕醫生驚訝說:“眼睛里容不下砂子,咽喉凹槽里哪能容得下黃豆大的血泡?難怪你感覺不適!”年輕醫生拿來了細長尖嘴鉗伸進咽喉凹槽處,將血泡一一摘除,手術過程用了一刻鐘時間。術后他細心地向我解釋:“咽喉部的異物是會厭谷及梨狀窩肉芽淋巴濾泡增生引起的,摘除后病情就好了。”叮囑:“三個月后,再來復查一下!”
            折騰我多日的痛苦,年輕醫生手到病除;困攏全家的霧霾瞬間煙消云散。臨別時,我揣錢給他,遭到拒絕。年輕醫生晃動的胸牌讓我知道,他的名字叫——郝林!

            整整二十四年過去了,再沒發生咽喉疾病,發聲、吃喝、吞咽一切正常。
            一刻鐘時間可以解決的咽喉部血泡,卻斷斷續續用了我兩個月時間。花了冤枉錢,跑了冤枉路,耽誤了工作,還造成人心惶惶,連帶家人不得安寧。
            小小的咽喉部血泡,卻難倒了多家大醫院、名專家、眾醫生。年輕的郝林醫生卻能妙手回春,瞬間解除患者痛苦,難道是醫療技術差異?我說不是!是醫者仁心的差異!是對病人責任感的差異!是對醫生神圣職業道德踐行的差異!
            我與郝林醫生因疾相識,我崇拜他的敬業精神,感謝他對患者負責的態度,由此,我們成了忘年交的朋友。受他的精神感染,我的女兒毅然走上了從醫的道路,醫者仁心成了她砥礪前行的方向標。
            謹以此文獻給8.19首屆“中國醫師節”,獻給醫者仁心的醫務工作者,獻給治癒我病患的郝林醫生!
                 本文發布于寶應生活網,本文鏈接:
              1、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寶應生活網”“網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圖片,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非商業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作者、出處鏈接”,謝謝合作。
              2、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或有侵權之處,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
              3、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郵件[email protected]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寶應生活網”、微博@寶應生活網,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意見反饋,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本文編輯/信息員 
               我要分享:
          下一篇:我在荷園等你上一篇:鄉村幸福路
          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成長歷程
          聯系我們
          網友中心
          投稿專區
          贊助我們
          免責聲明
          服務支持
          資源下載
          寶應搜索
          極速云搜索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空間
          官方微信
          返回頂部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