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bxbh7"></dl>

<em id="bxbh7"></em>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div id="bxbh7"></div>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dl id="bxbh7"></dl>
    <div id="bxbh7"><tr id="bxbh7"></tr></div><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progress id="bxbh7"><span id="bxbh7"></span></progress>
    <div id="bxbh7"></div>
    <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dl id="bxbh7"><ins id="bxbh7"><thead id="bxbh7"></thead></ins></dl>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em id="bxbh7"></em>
          搜索
          寶應生活網 首頁 寶應文化 寶應風情 查看內容

          關于食物的一點記憶

          2018-9-9 10:59| 熱度:6881 ℃ |作者:高厚富|來源:寶應雜志|我要投稿

          隨著那些紅裙白衫記憶的褪色,一些食物的味道也漸漸遠去,可一旦勾引出來,依舊翻江倒海。《舌尖上的味道》,敘述了集體的記憶,真實的依然在個人的心中。快三十年前的小鎮,比現在時髦,理發店里的墻壁上貼著童安格、郭富城的頭像,目光 ...
            關于食物的一點記憶
            文/高厚富
            隨著那些紅裙白衫記憶的褪色,一些食物的味道也漸漸遠去,可一旦勾引出來,依舊翻江倒海。《舌尖上的味道》,敘述了集體的記憶,真實的依然在個人的心中。
            快三十年前的小鎮,比現在時髦,理發店里的墻壁上貼著童安格、郭富城的頭像,目光炯炯地盯著你,還有張敏、關之琳的什么吧!鎮上的街道不寂寞,也不雜亂,服裝店的夾克衫、喇叭褲五彩斑斕,與我們的窮小子相去甚遠。有規模不一的飯店,上課期間都去不得,周末的晚上,大多同學回去了,耐不住宿舍的空曠,便上街去。尋一處古色的,墻壁熏了煙的,昂著頭進去,叫一碗肉絲面或者水餃面,埋頭吃的中間,向門外看去,街道在燈火中向兩處延伸,仿佛隱藏著許多未知的危險。若是雨夜,隨手攜帶著的傘好像也化作了武器。不知是那時沒有地溝油,還是肚內清湯寡水,那幾把肉絲絕對的勁道,面湯一喝而盡,走出去時手里好像有了一個孔雀翎,莫名的雄心直往心口撲。
            九幾年的時候,揚州教育學院的東墻外還有一條狹窄的街道,路面凹凸不平,兩邊飯館林立,卻都簡陋得不像話。有一家常去,店主是一個瘦高的蓄著小胡子的中年男子,手握長柄掂著鍋,炒出的大蒜炒肉絲噴香,三五個同學,必點的菜。蛋炒飯也好,米粒金黃,蛋絲璀璨,再來上一碗青菜豆腐湯,絕配,那切來的鹽水鵝就黯然失色了。
            如今,一切都已消失,如同那歲月。
            后來工作,到了一個叫射陽湖的古鎮,單身一人,一不便就去小飯館湊合著,自己發明了一道菜。先去熏燒攤,切上二三元的肥腸,圓滾烏黑的,再到面館叫上一碗光面,把肥腸往上一倒,面逐漸浸上了顏色,自己仿佛變成了地主,順一筷面,嚼一片肥腸,瞬間懂得了什么叫哥吃的不是面,而是寂寞。
            年輕的時候,能請上心中的女神吃個小吃,是最隆重的事。那時小鎮上沒有肯德基,流行的是砂鍋。當然是冬天的事,狹小的空間內,砂鍋彌漫出的熱氣特別濃烈,可終有散了的時候,雪在醞釀,她們的告別總合情合理。聽一夜雪落,家鄉的竹林一片蕭瑟。
            回到童年吧!田埂上,溝渠里,甚至樹梢上都有美味的源泉。半輩子,我沒燒過幾個菜,但燒龍蝦十幾歲就會了,一個感覺就是費油。真的,那時有些人家舍不得油,把孩子捉來的龍蝦扔掉的也有,我的父親不會。夏天的晚上,蚊子嗡嗡,嚼著龍蝦和小魚,那無邊的田野也成了自家的庭院,幾棵梨樹在月色下婆娑,有幾只梨子越來越大了。
            誰會記得有種叫神仙湯的,醬油、醋加點蔥花的,用開水一澆。那該是秋末還是冬日呢,已記不清,大人們去割蘆葦了,深夜歸來,煮一鍋飯,就配這湯了。在睡夢中被叫醒,喝上半碗,真有成仙的感覺。那時,家里的小姨還未成婚,總硬拉著我洗腳。冬季,連續多天不洗腳,是那時農村孩子常有的事。一晃,小姨也是祖母了。
            來源:寶應雜志;原載于《寶應文化月刊》2018年6月號
                 本文發布于寶應生活網,本文鏈接:
              1、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寶應生活網”“網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圖片,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非商業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作者、出處鏈接”,謝謝合作。
              2、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或有侵權之處,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
              3、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郵件[email protected]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寶應生活網”、微博@寶應生活網,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意見反饋,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本文編輯/admin 
               我要分享:
          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成長歷程
          聯系我們
          網友中心
          投稿專區
          贊助我們
          免責聲明
          服務支持
          資源下載
          寶應搜索
          極速云搜索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空間
          官方微信
          返回頂部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