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bxbh7"></dl>

<em id="bxbh7"></em>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div id="bxbh7"></div>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dl id="bxbh7"></dl>
    <div id="bxbh7"><tr id="bxbh7"></tr></div><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progress id="bxbh7"><span id="bxbh7"></span></progress>
    <div id="bxbh7"></div>
    <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dl id="bxbh7"><ins id="bxbh7"><thead id="bxbh7"></thead></ins></dl>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em id="bxbh7"></em>
          搜索
          寶應生活網 首頁 文學藝術 寶應文學 查看內容

          那年的寶中校園

          2018-9-13 11:19| 熱度:18334 ℃ |作者:韓厲觀|來源:寶應雜志|我要投稿

          去年,何平老師把我和王奉玉老師當年編輯的《學生文選》重新校勘并出資翻印出來。前不久,季家凰教授從大洋彼岸發給我兩張老照片,那是我55年前執導話劇《年青的一代》的劇照和全體演職員集體照,一下子把我塞進時間隧道,重返半個多世紀 ...

          那年的寶中校園

          文/韓厲觀

                 去年,何平老師把我和王奉玉老師當年編輯的《學生文選》重新校勘并出資翻印出來。前不久,季家凰教授從大洋彼岸發給我兩張老照片,那是我55年前執導話劇《年青的一代》的劇照和全體演職員集體照,一下子把我塞進時間隧道,重返半個多世紀前的寶中校園,年輕的師生們在張漢文老校長的領導和指揮下,共創共享了豐富多彩的校園文化生活。

                 那年的寶中校園,一色的平房,儉樸而略帶些許寒磣。然而它承襲著畫川書院、安宜高小的文脈。校園中鶴立雞群的是那座高聳的翦淞亭,它俯視著清澈的荷塘、蓊郁的林木,默默地守望著這片書香四溢的教育寶地。

                 那年的寶中校園里,無論老師還是學生都有著使不完的勁頭,“半勺咸菜一勺湯,兩稀一干充饑腸”,統統化作書聲、歌聲、琴聲和體育場上的吶喊聲。那是一個實實在在以苦為榮、以苦為樂的時代,誰也不把物質匱乏的生活當回事。

                 從農村來的寄宿生,拎著一張柴席和一個小小的被窩卷樂呵呵地開始他們的中學生活。你很難想象,一名十二三歲的初中學生伸出來的竟是一雙老農民的手,然而就是這樣一雙手不但能交出正確的答卷,寫出動人心弦的習作,而且能奏出美妙的絲竹琴聲,繪出五彩斑斕的圖畫,他們甚至能赤著一雙腳在田徑賽場上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縣紀錄。籃球、排球、足球、羽球、乒乓無不引領著這個古老縣邑的風氣之先。那年的寶中學生啊,站在你面前,讓你感到他們單純得那么可愛,專注得讓人心疼。

          那年的寶中校園

                 邰讓之、金鴻章、朱九成、陳孝先、陶金如、潘大白、梅義和、金鏡芙、孫秀琳等德高望重的老教師立范于前,一大批從高校出來激情四射的年輕教師緊隨其后,愛崗敬業,以科學方法教書,以大愛精神育人。焚膏繼晷、嘔心瀝血,深得學生、家長的愛戴。每一堂課都要在鉆研教材、教法的基礎上參加備課組的集體討論,切磋打磨、精益求精。傳授知識,更加注重傳授方法,培養刻苦求是的品格和精神。學生的每一份作業與答卷都能得到老師精心批閱與訂正。《幾何》作業本上的紅筆作圖,作文簿上的眉批、總批常令學生獲得意外的驚喜與啟迪。正是在這樣潤物無聲的點點滴滴中形成了寶中校園里特有的嚴謹而活躍的教風與學風。

                 作為縣中,它不僅注重不斷提高自己的教育與教學質量,它還注意在全縣的示范作用。

                 那年的寶中校園大門是敞開的,一切教育科學研究活動都是開放的。差不多每學期都要舉辦兩三個學科面向全縣的觀摩教學,有時則是全面開放,讓兄弟學校前來交流的老師隨機走進任何一個教室聽課觀摩。校園里,領導聽課、同仁交流旦旦有之,習以為常。這些活動常給教與學增加格外的動力,收獲意想不到的成果。

          那年的寶中校園

                 那年的寶中校園里,教與學的互動并不限在教室里,物理、化學、生物等學科特別注重學生動手能力的培養。老師演示之后,定讓學生分組自己做。除了在實驗室中做,學校還成立了多個課外興趣小組,自然學科有理化、生物、氣象、栽培、飼養;人文學科有文學、戲劇、音樂、美術,還有運動隊、武術隊、球隊等。這些課外活動有兩大特點:其一,所有活動都不是象牙塔式的而必須與生產勞動相結合,與社會生活相結合。其二,在這些活動中老師與學生互教互學,教學相長。

                 試以1963年至1964年幾次重大的活動為例。編輯印刷《學生文選》,組織“學習雷鋒好榜樣”的歌詠活動,指揮縣城中小學教師“百人大合唱”。我們在校園里唱,在大會堂的舞臺上唱,我們的歌聲還通過縣有線廣播電臺傳送到全縣每個角落。緊接著學校集中力量排演了四幕話劇《年青的一代》。

                 這是一部經歷了大災難之后應運而生的對青年進行理想教育的多幕話劇。把這樣的大戲搬上舞臺對于專業劇團來說也是個重大任務,對于一所中學來說就有點匪夷所思了。張老校長和他的領導集體真敢想,我們這樣一群老師和學生還真敢干,居然不停一堂課,不少批一本作業,經過三四個月的努力,就把這部大戲有模有樣地搬上舞臺。看過演出的人都說,決不比后來上海拍出的同名電影差。

                 這是一個寶中師生通力合作的成果。演員是名副其實的老中青三結合,飾演老干部林堅的是政治老師曲長音,其妻夏淑娟一角由音樂老師朱惠如飾演,劇中肖奶奶年紀最大,她是肖繼業的奶奶,就由實際年齡也最大的語文老師吳明端擔任。男主角林堅和夏淑娟的養子林育生的扮演者是年輕的語文老師袁鳳翹,肖繼業是語文老師張煥芝飾,飾演女主角夏倩如的是政治老師宋琪,B角是教數學的戴毓俊老師,林育生的妹妹林嵐一角由高三學生馮景霞飾演,夏倩如的同學姚向明、周婕分別由高三女生王曉莒、李孝芳飾演。還有一個重要的角色——待業青年李榮生則由初三女學生苗在蕙反串。另外還有多名高三學生孫茂蘭、郝麗冬、張壽康、吳嘉言、華繼華等擔任群眾角色。

          那年的寶中校園

                 幕后的舞臺監督、場記、提詞、劇務則由吳錦國、柏茂樂、陳襲、許順泉、周凌霄、金鏡芙、郭子忠、駱順成、朱永年、盛宏等老師負責。置景、化妝則由吳運壽老師和他領導的美術小組成員學生許晨有、邢繼元等負責。燈光、音效等得到了寶應縣淮劇團的大力支持。

                 我是這部大劇的導演。我沒有演過戲、更未曾導過戲,對于布萊希特、斯坦尼斯拉夫、梅蘭芳等所謂真善美世界三大表演體系連一知半解都算不上,何來的底氣承擔如此重大的任務?

                 從根本上說就是有領導支持,特別是老校長張漢文的支持與指導。每晚排練,他總是第一個坐到排練場上,張豪、劉延高、劉軼群等領導也都到場督陣。演職員們在這樣的陣勢前誰不認真效力。

                 其次,這支演職員隊伍太棒了,演員中除了三位中老年老師,清一色的青年骨干教師和高中的優秀學生。唯一的初三學生是千里挑一的品、學、藝“三優生”。劇中人的主體是大學生和中學生,參演者也都是“大學生”和中學生。文化素養高,具有大學生活基礎,這就不難把劇中的角色展現在舞臺上。

                 話劇的主要表演手段是說話,無論對話、獨白、旁白、群體論辯,都要能說出“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對于大多數來自師范大學的畢業生和高初中在校生來說是不成問題的。平心而論,當時普通話最標準的是一老一少兩個人:老的是朱惠如老師,她來自中央實驗歌劇院;少的便是苗在蕙,她從小生活在寶應有線廣播站內,大姐就是著名的播音員,所謂耳濡目染是也。其他同志多少有點鄉音難改,我們戲稱為“彩色普通話”。曲老師帶東北口音,吳老師難改無錫口音,袁老師帶點宿遷侉調。這不僅沒有影響藝術效果,相反為人物個性化添加了些許亮點,舞臺上南腔北調格外生動活潑。

                 我當時正擔任著兩個初中畢業班的語文教學任務。只能利用白天的一切空隙鉆研劇本,給劇中每個人物作分析筆記,思考每場戲中的沖突和調度,考慮如何啟發演員去開啟劇中人的內心世界,“忘我”地把戲演出來。從每場戲的起伏邏輯到整部戲的起承轉合,盡量地作好通盤設計。戲劇高潮是林育生讀母親犧牲前留下的血書,袁鳳翹老師恰好出身于高干家庭,他深入角色,字字句句發自肺腑,聲淚俱下,令整個劇場,臺上臺下,一片唏噓抽噎。無論是1963年冬在城南小劇場的演出還是1964年秋在大會堂的公演,都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

                 十年文化大革命一過,這些故事自然地就在腦海里“冬眠”了。這次兩幀照片的發現,原來是馮景霞作為上海的票友進京參加紀念京劇大師程硯秋的活動,與在京生活的宋琪夫婦,王曉莒夫婦和苗在蕙夫婦聚會,談及當年大家在寶中的生活,王曉莒的先生趙振宇大使拿出了這兩幀珍藏的照片,然后在同學的微信中傳開,再到大洋彼岸轉一圈,傳到我的手機上,喚醒了我的記憶。

                 于是乎由話劇《年青的一代》想到《學生文選》,想到嚴謹的教育教學,想到莘莘學子在吃不飽、穿不暖的情況下奮發向上,努力學習,積極參加各種有益的課外活動。想到建在畫川書院內的寶中校園,雖然簡約儉樸,但內蘊十分豐富,無論學生、老師、職員在這里都能充分展示自己的才智,得到健康的發展。

                 凝視并辨識“寶應中學演出‘年青的一代’全體演職員合影”中的每個容顏,感慨萬端,無法自已。張漢文、張豪、劉軼群、邰讓之、曲長音、朱惠如、吳明端等領導和同仁早已經作古,我們這群當年激情燃燒的青年已成為白發老人,就連那位反串男孩的苗在蕙如今也已做奶奶了。不過,我想但凡當年在張漢文老校長領導下在那年的寶中校園里生活過的人,回憶起這段生活來,都會感到無限的甜美和溫馨。

          ​       來源:寶應雜志;原載于《寶應文化月刊》2018年8月號

                 本文發布于寶應生活網,本文鏈接:
              1、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寶應生活網”“網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圖片,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非商業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作者、出處鏈接”,謝謝合作。
              2、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或有侵權之處,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
              3、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郵件[email protected]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寶應生活網”、微博@寶應生活網,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意見反饋,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本文編輯/信息員 
               我要分享:
          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成長歷程
          聯系我們
          網友中心
          投稿專區
          贊助我們
          免責聲明
          服務支持
          資源下載
          寶應搜索
          極速云搜索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空間
          官方微信
          返回頂部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