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bxbh7"></dl>

<em id="bxbh7"></em>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div id="bxbh7"></div>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dl id="bxbh7"></dl>
    <div id="bxbh7"><tr id="bxbh7"></tr></div><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progress id="bxbh7"><span id="bxbh7"></span></progress>
    <div id="bxbh7"></div>
    <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dl id="bxbh7"><ins id="bxbh7"><thead id="bxbh7"></thead></ins></dl>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em id="bxbh7"></em>
          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风情 查看内容

          杂忆宝应“隆盛阁”

          2018-9-30 11:22| 热度:20597 ℃ |作者:胡晓林|来源:宝应杂志|我要投稿

          “隆盛阁”不是一座建筑,而是宝应城内的一爿专门装裱字画的裱褙店。它位于县城北门大街,地址大约就在现在的嘉定桥(大新桥)公园东边,那个小面店对过的马路中间。凡解放前出生的宝应城人,对隆盛阁或多或少都有所记忆。而我?#26434;?#23427;的记 ...
            杂忆“隆盛阁”
            文/胡晓林
            “隆盛阁”不是一座建筑,而是宝应城内的一爿专门装裱字画的裱褙店。它位于县城北门大街,地址大约就在现在的嘉定桥(大新桥)公园东边,那个小面店对过的马路中间。
            凡解放前出生的宝应城人,对隆盛阁或多或少都有所记忆。而我?#26434;?#23427;的记忆,不在于字画的装裱,而是源于“小画书”的出租。
            “小画书?#24065;步小?#23567;人书?#20445;?#20854;正名为“连环画”。由于它以图画为主,?#22025;?#24182;茂,通俗易懂,故事连贯完整,又因它开本小,便于携带翻阅,故深得群众喜爱。据说,目前发现最早的连环画,是宋嘉?#24433;?#24180;(1063年)刊刻的?#35835;信?#20256;》。清光绪十年(1884年),?#21543;?#25253;”馆为增加新闻的可读性,出版了《点石斋画报》,开现代连环画之?#32676;印?#26159;摄影事业发达之前,反映那个时代最直接的史料。解放初期,我们还经常看到那种石印本的连环画,内容多为古典小说或戏剧,画面上的人物也仿照舞台戏剧人物形象。如《薛?#20351;?#24449;东》《薛丁山征西》《包公案》《施公案》《儿女英雄传》等。
            解放后,人民政府非常重视连环画这种民众教育的重要方式,因此,连环画有了长足发展。一段期间,连环画作品充实了人民的文化生活,在那个没有电视,其他文化?#38382;?#21333;调的年代,连环画不仅是我们儿童的主要课外读物,甚至也是许多成年人文化娱乐的重要内容。宝应籍画家鲍传韬先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创作过一本儿童连环画:《外婆送我的羊》。


          图/时玉清

            ?#26434;?#36830;环画,已与我们童年的记忆紧密地糅合一起,铭诸肺腑,萦怀于心。想当初,我们就是从连环画的故事里,得到人生百科知识的启蒙。成套的中外名著连环画,使我们在阅读原著前,早已谙熟其故事的梗?#34261;?#24773;节。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一个儿童没看过连环画,没有一个儿童不?#19981;读?#29615;画,他们的童年是伴随着连环画度过的。
            那时期,激烈的政治运动接踵不绝,属于封资修范畴的国画和书法,很少有人敢于公开赏玩,字画裱褙业日渐萧条。聪明的隆盛阁主人就来个与?#26412;?#36827;,从裱褙字画转为连环画出租,循势而成功地进行了经营主题的大转换。记得当时宝应城里出租小画书的书摊有多处,南门口、南门街老银行门口、东门口、小新桥,还有大新桥东南桥爪子向河码头去的路头边,都戗放?#25293;?#21046;的书架,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本本封面五颜六色的小画书,摊边还横七竖八地摆放着几条小?#30465;?#27599;到课前学后,坐满了看书的“红领巾”。后来,又有人将书摊摆到了各学校的门口,于是,城?#23567;?#23454;小、城北等小学校门口,除卖零食的糖果摊外,又增添了画书摊。而隆盛阁?#26434;?#24215;面正规化经营的方式,令宝应城内其它书摊望尘莫?#21834;?/div>
            隆盛阁的画书出租不知始于?#38382;保?#19982;其他租书摊不同的是,基本属于店的格局。隆盛阁是个连家店,前进是店,后进则是店主人的住家。坐西朝东的两间门面,正对着北大街。店门是那种多块门板一字排开,可上可下的实板门。记忆中,店门?#28216;?#20840;?#30475;?#24320;过,只开?#26053;?#38388;的一部分。从大街走上两级通长连砌的麻石台阶,跨进店门,只见南面一张硕大的漆案顶?#25293;?#22681;摆放,鲜艳的大红颜色,给每个光顾的人都留下深刻的印象;北半边,是画书展放处,两排书架斜靠北墙,书架?#19979;?#25918;着一本本封面朝外的小画书。紧靠书架,又一张案桌,上面挨排排放满的也是画书。穿过店堂,好像上几层阶梯,有个小阁楼。阁楼上,除店主人两位公子的卧室外,还有几箱因被长期租阅而达一定破损程度的小画书。在店主人不装裱字画的时候,大红案多作为阅览台,?#31181;?#21488;案东西两侧的?#25945;?#23485;宽的长凳,便成为顾客的坐?#30465;?#25105;们往往拿着选择好的小画书,或一人?#20439;?#26696;前,或数人头?#23458;芳放?#26696;上,入迷地融入图书的故事中,专注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关心书内人物的悲欢离合。每逢星期天,店内人满为患,门槛上,台阶上都坐满?#23435;?#25104;年人。
            隆盛阁的小画书档次高,存书多、内容?#38534;?#21548;说店主人定期到扬州、镇江,乃至上海去进货。凡当时新出版的,最为流行的小画书,都能在第一时间内?#25925;?#21040;他家的书架上,往往比县新华书店和文化馆还来得快。像《西游记》?#24230;?#22269;演义》?#31471;?#27986;传》《红楼梦》等名著的连环画,几十本一套,成套齐全。记得那时,在店内就读,一分钱可以看五本。隆盛阁还有个便民业务:只要你在租书记录簿上留下姓名住址,连押金都不收,就让你把书租回家。只不过由一分钱租五本减为三本,时限一天归还,每超时一天,加费一分。租出店的图书只限于旧书,刚进的新书不在其内。于是,每个周日,我们就像如今的泡网吧,多半天都赖在隆盛阁里,把一周来舍不得买零食,好不容易积攒的几个钱,毫不犹豫地挥霍在隆盛阁。
            隆盛阁的主人姓戴,老两口都是一等一的好人。譬如租书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各人租书只能?#32422;?#30475;,不可相互传阅。而我们为了花最少的钱,看尽量多的书,或兄弟数人,或三两小友常凑在一起,私下互相传看。隆盛阁主人宽大为?#24120;?#26126;知几个孩子并肩同览,私下传看,则睁一眼,闭一眼,?#39318;?#19981;闻不问。戴家二老,从我儿时认识他们起,到后来在核桃树巷为邻居,近四十年,岁月的风霜好像?#28216;?#20405;扰过他们,真就不见他们老过。老两口衣着永远是那么格个?#33402;?#21472;角对缝,一尘不?#23613;?#19988;不说戴爹爹仪表如何?#31807;浚?#21333;看戴奶奶梳的那头,盘的那鬏,真正是一丝不紊,乌黑油亮。?#30001;?#22905;那见人含笑的面容,像似饱满芬芳的春风,和煦而温暖。
            戴家有两个儿子。二公子与我曾是“三?#36873;保?#24322;校同届的学友,同年下乡的插友,江苏函授大学的校?#36873;?#35760;得当年的隆盛阁,好像多半是他料理。他严格执行收费标准,绝对地秉公执法,绝不因我们相互熟悉而营私舞?#20303;?#27861;外施恩。假如发现书籍损坏,照价索赔,也毫不留情,不差毫分。因此,暗地里,我们多希望戴家大公子在家。大公子比我们年长几岁,我们进初中的时候,他好像已是宝中高中的学生。或忙于?#32422;?#30340;学业,他平常对租书的业务好像不大过问,即使过问也绝不锱铢必较。他不仅仁心宅厚,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天生一个帅哥,不是一个“漂亮”二字可以了得,恐怕是当时许多女孩子的梦中情人,绝不亚于当今的“小鲜肉”。那年,我所在的安宜民中与宝中联?#19969;?#23601;在宝中荷花池后面的那个食堂兼礼堂内,座西面东的舞台上,宝中高中部也上演了一个节目,好像是?#24681;?#40607;调》。戴大公子扮一童子,身穿?#23460;攏?#21457;结总角,左?#27835;帐?#38179;,右手持小锤,随音乐节奏,?#27809;?#25163;锣,与二三?#20449;?#23398;生,穿梭起舞。他那优美的舞姿,靓丽的扮相,至今?#32422;?#24518;犹?#38534;?#21548;说他因?#38534;?#26234;、体全面发展,被选送到北京上了大学,学的是体育,专修中华武术。一般来说,学武术应从小锻炼,而他进入大学?#24065;?#24180;近二十,要从?#36153;?#36215;?#32954;?#21151;,谈何容易,那得吃多少苦,淌多少汗。毕业后,原分配到上海就教,因故要求回乡,在宝应中学任体育教师。课余,组织城区少儿?#32954;?#23398;拳,?#21487;?#20581;体,普及中华武术。初期,他们的?#32954;?#22330;地设在城中小学。其时,我家也住在学校大院内,闲来无事,亦常作壁上观。每日清晨和傍晚,都见戴老师指导一拨儿童踢腿拿腰,一丝不苟,极其认真。他?#32422;?#30340;儿子亦在其中,经常看到戴老师对其严厉呵斥。未几,听说宝应武术队在多次?#28909;?#20013;?#19981;?#27530;荣,且为家乡培养出许多优秀的武术人才。可惜的是,文革期间,戴老师受伤致?#23567;?#23601;这样,他仍然为普及中华武术竭尽全力,至老不渝。其精神令人敬佩!
            1959年,隆盛阁因中大街拓宽而拆毁,如今痕迹全无。那些小画书也不知流向了何处。如保存至今,肯定成为收藏界的抢?#21482;酢?#20215;值恐怕不菲哩!
            来源:宝应杂志;原载于《宝应文化月刊》2018年6月号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21834;?#26412;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23567;?/font>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27573;?#20869;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25945;?#30340;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36857;?#25110;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22987;[email protected]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32422;?#25991;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