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bxbh7"></dl>

<em id="bxbh7"></em>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div id="bxbh7"></div>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dl id="bxbh7"></dl>
    <div id="bxbh7"><tr id="bxbh7"></tr></div><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progress id="bxbh7"><span id="bxbh7"></span></progress>
    <div id="bxbh7"></div>
    <progress id="bxbh7"><tr id="bxbh7"></tr></progress>

      <dl id="bxbh7"><ins id="bxbh7"><thead id="bxbh7"></thead></ins></dl>

      <dl id="bxbh7"><ins id="bxbh7"></ins></dl>
      <div id="bxbh7"><tr id="bxbh7"><object id="bxbh7"></object></tr></div>
        <em id="bxbh7"></em>
          搜索
          寶應生活網 首頁 寶應文化 寶應風情 查看內容

          雜憶寶應“隆盛閣”

          2018-9-30 11:22| 熱度:14767 ℃ |作者:胡曉林|來源:寶應雜志|我要投稿

          “隆盛閣”不是一座建筑,而是寶應城內的一爿專門裝裱字畫的裱褙店。它位于縣城北門大街,地址大約就在現在的嘉定橋(大新橋)公園東邊,那個小面店對過的馬路中間。凡解放前出生的寶應城人,對隆盛閣或多或少都有所記憶。而我對于它的記 ...
            雜憶“隆盛閣”
            文/胡曉林
            “隆盛閣”不是一座建筑,而是寶應城內的一爿專門裝裱字畫的裱褙店。它位于縣城北門大街,地址大約就在現在的嘉定橋(大新橋)公園東邊,那個小面店對過的馬路中間。
            凡解放前出生的寶應城人,對隆盛閣或多或少都有所記憶。而我對于它的記憶,不在于字畫的裝裱,而是源于“小畫書”的出租。
            “小畫書”也叫“小人書”,其正名為“連環畫”。由于它以圖畫為主,圖文并茂,通俗易懂,故事連貫完整,又因它開本小,便于攜帶翻閱,故深得群眾喜愛。據說,目前發現最早的連環畫,是宋嘉佑八年(1063年)刊刻的《列女傳》。清光緒十年(1884年),“申報”館為增加新聞的可讀性,出版了《點石齋畫報》,開現代連環畫之先河。是攝影事業發達之前,反映那個時代最直接的史料。解放初期,我們還經常看到那種石印本的連環畫,內容多為古典小說或戲劇,畫面上的人物也仿照舞臺戲劇人物形象。如《薛仁貴征東》《薛丁山征西》《包公案》《施公案》《兒女英雄傳》等。
            解放后,人民政府非常重視連環畫這種民眾教育的重要方式,因此,連環畫有了長足發展。一段期間,連環畫作品充實了人民的文化生活,在那個沒有電視,其他文化形式單調的年代,連環畫不僅是我們兒童的主要課外讀物,甚至也是許多成年人文化娛樂的重要內容。寶應籍畫家鮑傳韜先生于上世紀五十年代,曾創作過一本兒童連環畫:《外婆送我的羊》。


          圖/時玉清

            對于連環畫,已與我們童年的記憶緊密地糅合一起,銘諸肺腑,縈懷于心。想當初,我們就是從連環畫的故事里,得到人生百科知識的啟蒙。成套的中外名著連環畫,使我們在閱讀原著前,早已諳熟其故事的梗概和情節。毫不夸張地說,沒有一個兒童沒看過連環畫,沒有一個兒童不喜歡連環畫,他們的童年是伴隨著連環畫度過的。
            那時期,激烈的政治運動接踵不絕,屬于封資修范疇的國畫和書法,很少有人敢于公開賞玩,字畫裱褙業日漸蕭條。聰明的隆盛閣主人就來個與時俱進,從裱褙字畫轉為連環畫出租,循勢而成功地進行了經營主題的大轉換。記得當時寶應城里出租小畫書的書攤有多處,南門口、南門街老銀行門口、東門口、小新橋,還有大新橋東南橋爪子向河碼頭去的路頭邊,都戧放著木制的書架,整整齊齊地擺放著一本本封面五顏六色的小畫書,攤邊還橫七豎八地擺放著幾條小凳。每到課前學后,坐滿了看書的“紅領巾”。后來,又有人將書攤擺到了各學校的門口,于是,城中、實小、城北等小學校門口,除賣零食的糖果攤外,又增添了畫書攤。而隆盛閣以有店面正規化經營的方式,令寶應城內其它書攤望塵莫及。
            隆盛閣的畫書出租不知始于何時,與其他租書攤不同的是,基本屬于店的格局。隆盛閣是個連家店,前進是店,后進則是店主人的住家。坐西朝東的兩間門面,正對著北大街。店門是那種多塊門板一字排開,可上可下的實板門。記憶中,店門從未全部打開過,只開下每間的一部分。從大街走上兩級通長連砌的麻石臺階,跨進店門,只見南面一張碩大的漆案頂著南墻擺放,鮮艷的大紅顏色,給每個光顧的人都留下深刻的印象;北半邊,是畫書展放處,兩排書架斜靠北墻,書架上滿放著一本本封面朝外的小畫書。緊靠書架,又一張案桌,上面挨排排放滿的也是畫書。穿過店堂,好像上幾層階梯,有個小閣樓。閣樓上,除店主人兩位公子的臥室外,還有幾箱因被長期租閱而達一定破損程度的小畫書。在店主人不裝裱字畫的時候,大紅案多作為閱覽臺,分置臺案東西兩側的兩條寬寬的長凳,便成為顧客的坐凳。我們往往拿著選擇好的小畫書,或一人端坐案前,或數人頭靠頭擠趴案上,入迷地融入圖書的故事中,專注故事情節的跌宕起伏,關心書內人物的悲歡離合。每逢星期天,店內人滿為患,門檻上,臺階上都坐滿了未成年人。
            隆盛閣的小畫書檔次高,存書多、內容新。聽說店主人定期到揚州、鎮江,乃至上海去進貨。凡當時新出版的,最為流行的小畫書,都能在第一時間內展示到他家的書架上,往往比縣新華書店和文化館還來得快。像《西游記》《三國演義》《水滸傳》《紅樓夢》等名著的連環畫,幾十本一套,成套齊全。記得那時,在店內就讀,一分錢可以看五本。隆盛閣還有個便民業務:只要你在租書記錄簿上留下姓名住址,連押金都不收,就讓你把書租回家。只不過由一分錢租五本減為三本,時限一天歸還,每超時一天,加費一分。租出店的圖書只限于舊書,剛進的新書不在其內。于是,每個周日,我們就像如今的泡網吧,多半天都賴在隆盛閣里,把一周來舍不得買零食,好不容易積攢的幾個錢,毫不猶豫地揮霍在隆盛閣。
            隆盛閣的主人姓戴,老兩口都是一等一的好人。譬如租書業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各人租書只能自己看,不可相互傳閱。而我們為了花最少的錢,看盡量多的書,或兄弟數人,或三兩小友常湊在一起,私下互相傳看。隆盛閣主人寬大為懷,明知幾個孩子并肩同覽,私下傳看,則睜一眼,閉一眼,故作不聞不問。戴家二老,從我兒時認識他們起,到后來在核桃樹巷為鄰居,近四十年,歲月的風霜好像從未侵擾過他們,真就不見他們老過。老兩口衣著永遠是那么格個紉正,疊角對縫,一塵不染。且不說戴爹爹儀表如何講究,單看戴奶奶梳的那頭,盤的那鬏,真正是一絲不紊,烏黑油亮。加上她那見人含笑的面容,像似飽滿芬芳的春風,和煦而溫暖。
            戴家有兩個兒子。二公子與我曾是“三友”:異校同屆的學友,同年下鄉的插友,江蘇函授大學的校友。記得當年的隆盛閣,好像多半是他料理。他嚴格執行收費標準,絕對地秉公執法,絕不因我們相互熟悉而營私舞弊、法外施恩。假如發現書籍損壞,照價索賠,也毫不留情,不差毫分。因此,暗地里,我們多希望戴家大公子在家。大公子比我們年長幾歲,我們進初中的時候,他好像已是寶中高中的學生。或忙于自己的學業,他平常對租書的業務好像不大過問,即使過問也絕不錙銖必較。他不僅仁心宅厚,長得也是一表人才,天生一個帥哥,不是一個“漂亮”二字可以了得,恐怕是當時許多女孩子的夢中情人,絕不亞于當今的“小鮮肉”。那年,我所在的安宜民中與寶中聯歡。就在寶中荷花池后面的那個食堂兼禮堂內,座西面東的舞臺上,寶中高中部也上演了一個節目,好像是《麒麟調》。戴大公子扮一童子,身穿彩衣,發結總角,左手握手鑼,右手持小錘,隨音樂節奏,敲擊手鑼,與二三男女學生,穿梭起舞。他那優美的舞姿,靚麗的扮相,至今仍記憶猶新。聽說他因德、智、體全面發展,被選送到北京上了大學,學的是體育,專修中華武術。一般來說,學武術應從小鍛煉,而他進入大學時已年近二十,要從頭學起練武功,談何容易,那得吃多少苦,淌多少汗。畢業后,原分配到上海就教,因故要求回鄉,在寶應中學任體育教師。課余,組織城區少兒練武學拳,強身健體,普及中華武術。初期,他們的練武場地設在城中小學。其時,我家也住在學校大院內,閑來無事,亦常作壁上觀。每日清晨和傍晚,都見戴老師指導一撥兒童踢腿拿腰,一絲不茍,極其認真。他自己的兒子亦在其中,經常看到戴老師對其嚴厲呵斥。未幾,聽說寶應武術隊在多次比賽中喜獲殊榮,且為家鄉培養出許多優秀的武術人才。可惜的是,文革期間,戴老師受傷致殘。就這樣,他仍然為普及中華武術竭盡全力,至老不渝。其精神令人敬佩!
            1959年,隆盛閣因中大街拓寬而拆毀,如今痕跡全無。那些小畫書也不知流向了何處。如保存至今,肯定成為收藏界的搶手貨。價值恐怕不菲哩!
            來源:寶應雜志;原載于《寶應文化月刊》2018年6月號
                 本文發布于寶應生活網,本文鏈接:
              1、本站稿件來源未注明或注明為“寶應生活網”“網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圖片,版權均屬于本站與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或本站獲得相關授權,非商業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作者、出處鏈接”,謝謝合作。
              2、本站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字及圖片,僅出于傳遞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聲音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發布,或有侵權之處,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進行刪除屏蔽處理。
              3、歡迎您通過我們的官方QQ1160085805、郵件[email protected]或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號“寶應生活網”、微博@寶應生活網,與我們就相關合作事宜、意見反饋,以及文章版權聲明或侵刪進行交流。[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本文編輯/信息員 
               我要分享:
          聯系我們 官方QQ群 熱門搜索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成長歷程
          聯系我們
          網友中心
          投稿專區
          贊助我們
          免責聲明
          服務支持
          資源下載
          寶應搜索
          極速云搜索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空間
          官方微信
          返回頂部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